LIAR

平面设计师、儿童文学金近奖最佳封面插画师、漫画作者LIAR、全年龄段美术编辑、现自由职业中。

©版权声明:此处原创图文(未注明原作者和出处部分)著作权由LIAR所有,并受法律保护。
转载随意,但请注明作者和出处链接。
无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,任何人不得擅用于商业活动;亦不得进行编辑、改编、设计加工和其他衍生创作。
My images may not be reproduced in any form without my written permission.

© LIAR
Powered by LOFTER

明日黄花蝶也愁

那些时常讲情的人,往往最无情。
为何这么说呢:他们凭依的“情”,是最随波逐流又变幻莫测的。
不知所起,也不知所终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很多人相处了一辈子,但除了自证的需求之外,也从来没把对方当回事。
谈不上相知的恩义,就只留下不能相忘的怨恨。
若是脑子乱还拖出个孩子,那真是更搅成一团浆糊,至死方休。
而孩子能怎样呢。
盼着他们休。
也盼着自己休。
万事到头都是梦。休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儿文已经55周年庆了——就是说一转眼过了5年了。
这五年,发生了好多事好多好多事。对我而言,又再世为人好几次了吧。人们如候鸟迁徙,从这个聚落到另一个聚落,改了名字,注销了位置,连面目都可以拆穿了再造,而我还在这里(这跟开头一段又合上了)。

编辑跑来问我说:你给我们画了多少年啦?
我说十来年了吧?跑去一查,第一稿的邮件是09年,原来还不到10年,记忆果然有差。
她说:那你推荐一篇最喜欢的稿子吧。
我不假思索就说了两篇,结果都不是他们那首发,而是选萃转载的。这就很尴尬了,总不能说我这个美编比责编还对文字要求高吧——当然很大可能是给我的一手稿中,以幻想和校园题材为多。在整个文学的维度上讲不够高。(冯与蓝老师的《一只猫的工夫》在虚构题材中特别值得推荐,但又不是儿文的……想哭)
索性翻遍了这9年的稿子来看,发现有些稿的感觉和当年画的时候完全不同了,是我的感受度变得更敏感了。但一考虑:推荐度还是不如不假思索的那两篇。
啊,是不是我错过了很多好稿子啊……哭。

评论
热度(4)